培训机构推广已进幼儿园,产业背后隐藏利益链条

导语:幼儿有必要
上“奥数班”吗?不少家长反映培训机构推广已进入幼儿园,有数学老师认为太小年纪学奥数没有意义。

原标题:奥数班,越叫停越疯狂

奥数迎合择校需求 同时其作用被培训机构夸大成为赚钱利器

近日,不少家长向记者反映,一些培训机构已经将推广的“触角”伸向了幼儿园,很多幼儿园中班甚至小班的孩子家长都在听了推广后变得“不淡定”,对培训趋之若鹜起来。越来越低龄化的“补习班”真的有必要吗?其实,大多数家长的心里对此也存疑,但商家营造的紧张气氛让家长们备感焦虑,不知不觉中就被裹胁。

刚开学才一个多月,黄女士的孩子就拿回了各种宣传单张,让她惊奇的是,原来的奥数班没了影踪,一些拓展班、思维班却层出不穷。报名了兴趣班后,从孩子拿回的资料分析,原来学的还是奥数!

利益链条

唯恐“不学就要落后”

采访发现,国家、省市三令五申叫停奥数班后,奥数班换个马甲,悄然变为各种思维培训班,而且有培训班在报名当天就满员。叫停奥数11年,缘何仍难停?最大的问题在于:奥数仍是冲击名校的重要筹码。有教育专家称,这就导致奥数班越叫停越疯狂。

自从上世纪90年代末“小升初”考试取消之后,本来作为一种学生兴趣爱好的“奥数”,突然之间蓬勃发展起来,甚至成为青少年教育的必需品。到底是什么催生了奥数这样一个庞大的产业,该产业的背后又隐藏着怎样的利益链条?本报近日多方走访,试图梳理出中学、小学老师以及奥数培训机构之间隐秘而复杂的关系。

马女士的儿子在福田区的一所幼儿园读中班,她此前曾让儿子接触过一些“蒙氏教育”的数学内容,但孩子表示接受起来比较困难,也有点抗拒。马女士因此认为,儿子在数学方面并没有太突出的天赋。可是谁知道,某培训机构近日一次进幼儿园的“推广活动”,却让马女士把儿子送进了“奥数培训班”。

奥数班变身“思维培训班”

链条一

“秒杀占位”加重焦虑

数学创新思维培训班、英语兴趣班……刚开学不久,黄女士就被儿子带回来的各种宣传单张弄得眼花缭乱。黄女士仔细一看发现,单张上写着数学兴趣班,主要培养运用所学知识分析能力,至于要学什么也并没有透露。一个月上2~4次课,算上住宿费,报一个班要1000多元。

点招、占坑班,内部接收 小学升学偷偷与奥数“挂钩”

让马女士更加“失去理智”的,是争抢培训班学位时的火爆场面。“老师通知某天半夜12点开始抢学位,我卡着时间点进去,几乎一分钟之间,好的时间段全部抢光了。那些抢不到学位的家长都急了,跟培训机构老师登记,申请等有空位的时候再补上。”这种“秒抢”让马女士想不通,但也加重了她的焦虑。

拗不过儿子,黄女士匆匆为儿子报名。可是回来看儿子的资料发现,鸡鸭同笼,钱币正反概率,这不就是奥数吗?

奥数之所以如此火爆,其最核心的原因是其成为各个重点中学在“小升初”时录取学生的依据。奥数的成绩是如何与“升学”挂上钩的呢?调查发现,很多学校在上世纪90年代末废除“小升初”考试之后,暗中采取对奥数成绩优异学生内部接收,点招、占坑班等方式择优录取,造成了目前升学与奥数挂钩的现实情况。

马女士最终给儿子报了今年暑假里的培训班,每天一个半小时。“到目前为止,谈及这些机构,家长们说的都是‘不报名以后就占不到学位了’、‘不去学就考不上名校’,但是对于他们的教学理念和亮点,却很少有人能说得清。”

调查发现,新学年培训机构并不像以往明确提出“奥数班”,而是以“数学兴趣班”、“数学课外班”、“思维拓展班”等为名招生。致电学而思培训机构,负责招生的工作人员显得比较谨慎,表示该机构“已经没有奥数班了”。当称是朋友介绍的之后,对方便称是有”数学培训班”,“与奥数的内容相似,主要是负责一些数学知识的延伸和拓展。”学生入学前还须进行分班考试。

华赛杯、希望杯、走美杯……每年一到奥数大赛期间,很多小学高年级学生在奥数培训机构经过一段培训后,就开始辗转各个杯赛之间,为的就是获得一定的名次。如果能够挤进前十几名,就会被一些名校“盯上”并内部接收,不用再经历之后的推优、特长、电脑派位等一系列的录取程序。

小班就要“提前准备”?

学费虽贵但名额一天报满

一些中学名校还会在小升初的面试中加入奥数的内容,如果学生解答很顺利并且表现得很优秀,就可以获得名校上学的机会。

无独有偶的是,吴女士的儿子在福田区另一家幼儿园的小班就读,某培训机构近日也派老师对他们进行了宣讲。“讲座的内容是宣传一些教育理念,听上去都是无法反驳的,而最终,培训机构的落脚点就是:这个年龄段是培养孩子思维的黄金期,千万不能错过,因此要做好准备接受培训,否则就是耽误孩子。”吴女士对此颇有微词,认为机构夸大了培训的作用,但她也不得不承认,身边很多家长都被打动了。

无独有偶,市内另一所培训机构智康一对一负责招生的蒋老师则告诉,该机构是学而思属下的,其秋季班的奥数报名已经截止,早在6月份报名当天就全部满员。据其介绍,该机构目前学习奥数的就有1000多人,既有“1对1”,也有“20人内”的小班教学,如果学完全年四个季度的培训班,花费分别在1万元和2万元左右。

此外,一些好学校为了选拔到优质生源,往往会进行自主命题的“点招”考试。一般小学生会在小学六年级的下学期参加奥数培训班里的考试,这种考试往往要进行几次,这些考试的综合成绩就会作为好学校内定学生的重要参考。因此,为了能够进入心仪的好学校,很多学生从3年级开始就会参加各种奥数培训班,最后还要托关系打听到自己所要报考的学校到底和哪一个奥数培训机构有联系,进行所谓的“占坑班”,只有报名参加“占坑班”才有可能参加心仪名校举办的自主考试。

奥数真的要从幼儿园娃娃抓起吗?深圳中学高三数学老师黄文辉坦言,从他高中教学的经验看,小学学奥数没有多大的意义。观澜湖教育集团执行董事王志强也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国外的数学教学更偏重于思维的开发,例如:教授如何计算长方形的面积时,中国的学校通常只用一节课灌输公式,可国外可能要用到四节课,从最开始数格子到用加法、乘法,最终让孩子自己发现规律……一路讲来,孩子才能深入理解公式的意义,这才是培养数学的思维。而现在某些培训机构里教的都是解题“套路”,这对于启发孩子的数学思维究竟有多少帮助,值得商榷。

不仅培训机构的奥数班依然火爆,了解到,“地下”奥数培训班仍还有市场。家长张先生暑假就帮儿子报了华师的秋季奥数班,老师主要是华师数学系的老师和大学生。张先生说,当初为了选个好座位,他早上7点就到了报名点,可现场都已排起了长龙。张先生说,相比培训机构的昂贵学费,华师奥数班630元/期的收费他更能承担一些。

链条二

教师暗中供职奥数班 为培训机构提供滚滚生源

奥数培训机构与“小升初”择校挂钩的同时,作为链条上的另一端,“小学”成了“培训机构”滚滚生源的基地,小学的骨干老师成为了“培训机构”紧盯和挖掘的富矿。

了解到,作为小学,优质的升学率会为学校带来大量的学生,而在目前的教育体制下,能够尽可能让学生更多地升入名中学,成了小学追取的目标。奥数培训班就为小学的这个追求提供了天然的平台。培养奥数学生,参加考试,取得升学的名额;而在培训机构来说,小学是他们生存的惟一生源,为了能够吸引更多的学生在课外报名,参加自家的奥数班,他们将会和中学挂钩,暗定升学的名单。

在采访中,还发现虽然教育部门明确规定,学校教师不能到教育机构任教,但是,不少奥数培训机构的培训班里,常常能够看到小学数学老师的身影。

一位初中学生就这样告诉,他参加校外奥数培训班时,就曾经看到过本校数学老师的身影,区别只在于,数学老师在外边讲的是奥数的难题,而在课堂上讲的是正常的数学课。

通过多渠道了解到,目前,担任奥数培训机构的教师主要有在校大学生、研究生,基本很多人都是搞奥数的,数学基本功比较好,还有一部分就是小学的骨干教师。

在采访中,发现,奥数的教学似乎已经渗透进了学生的各种时间,有的学生就表示,他们的小学老师为了能够让学生们在毕业时升入更好的名校,在数学课上就会教授有关奥数的知识。

一位小学数学骨干老师这样告诉,他虽然没有在校外培训机构任职,但是每天找上门来,希望他能够私下教孩子奥数的家长就已经踢破了门槛。

链条三

奥数成培训机构摇钱树 培训费高昂且一位难求

一位曾经带过奥数学生的数学老师表示,奥数培训一方面迎合了“小升初”选择学生的需要,另一方面,奥数的作用被培训机构夸大、利用,成了培训机构赚钱的利器。夹在其中的小学生们被中学筛选的同时,又被培训机构榨取了利益。

了解到,因为在奥数培训学校中有所谓名校“占坑”、“点招”的机会,家长宁愿投巨资为孩子买个机会,在个别著名的奥数培训学校甚至出现“一位难求”的现象。凡是和奥数“沾边”的班,都价格不菲。京城的奥数培训机构根据自身规模、招生情况等,收费也不同。在学而思、顺天府学、巨人学校等奥数培训班,通常学费定价为一小时60元到100元不等,贵的甚至要150元/小时。

奥数培训班根据人数分为小班、大班,小班10人,大班15到20人,每月上四次课。根据奥数班每次上课一小时、每月上四次课计算,10名学生每月在奥数培训上大约花费2500元到6000元不等。而对一所培训机构而言,如果奥数班从小学一年级到六年级都开设课程,仅一个班奥数培训的每月收入就约1.5万到3.6万元。

据了解,京城的奥数培训机构几乎都和“小升初”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培训机构千方百计吸纳小学的数学骨干教师来当培训老师,同时又宣称与重点中学有“亲密”关系,把升入重点中学的机会当作摇钱树,坐拥小学和中学两类学校的资源,培训机构自然不愁生意。

据不完全统计,北京奥数市场一年的份额近20亿元。

专家观点

奥数培训不该让每个孩子都当专业运动员

“就好像人可以将跑步作为一项锻炼身体的爱好,但不一定人人都要去当专业运动员。可目前的奥数班就是将奥数职业化,教师都是职业教练,让每个孩子都去当专业运动员,当然不合理。”昨天,北京师范大学数学科学学院教授曹一鸣向表达了对目前奥数培训的看法。他认为,将奥数培训职业化是一大误区。

曹一鸣说,从专业角度讲,奥数与数学研究不同,奥数比数学的技巧性强,知识面要求更广。必须认识到,奥数应该是一种“精英教育”,其实只适合少部分在逻辑方面有突出天赋的人,对于没有这方面天赋的人来说难度非常大。

“优秀学生,可以表现在不同方面,可是目前小升初由于缺乏多元化的评价体系,只能用奥数这个‘筛子’,比较简单地对孩子进行筛选,造成大量的学生和家长为了进入名校而不得不学习奥数,培训机构也在其中牟利。”他说,“据我了解,有些培训机构的奥数老师讲得并不好,并不是以启发兴趣为出发点,而是像应试教育一样,教孩子背公式,或者是给小学生讲初中知识,这种功利化的教学方式有害无益。”

曹一鸣最后补充说,此次教育部门叫停了与升学挂钩的奥数培训,是一件好事,但并不意味着奥数一无是处,有兴趣、有天赋的孩子完全可以学。

家长声音 “奥数”走了会不会有“奥英”

作为一名为孩子选择过奥数,又主动放弃了奥数的家长,昨天,赵女士向表达了对取消奥数班之后的担忧,希望政府部门能够尽早出台公平、科学的小升初方案,避免可能发生的升学乱象。

为了让女儿在数学课方面尽早“开窍”,赵女士两年前替孩子选择了课外的奥数培训。但是她所希望的奥数能拓展孩子视野、建立数学思维的功效,在女儿身上似乎收效甚微,最终选择了放弃。

对于奥数班的叫停,赵女士在表示支持的同时,也颇为担忧。

赵女士还存有疑问:“尽管学校纷纷承诺不以奥数为‘标杆’选择孩子,但是学校也要重视生源和升学率,他们又该用何种方式解决这一问题?”她说,“现在奥数走不通,今后会不会出现‘奥英’,或者各种各样的考证、考级,希望教育部门尽快给出更加合理公平的小升初方案。”

相关文章